寻找卡夫卡 – 遇到了德沃夏克和斯美塔那

by Y.Wang on 十二月 26, 2012

dvorak_tomb

高堡墓园外的玻璃橱窗里有名单,大略扫了遍,”KAFKA”,地点在”Slavin”.
不懂slavin是什么意思,随便走走找找吧.
墓园不大,像个花园,当时天已经有点暗了,有些碑上的字不清楚,手机上网找了卡夫卡墓碑的图片,棱状的白碑.
在墓园里转了一圈又一圈,找不到.问了教堂里的修女,答复就在墓园里.
仔仔细细又寻找了遍,还是不见卡夫卡,却遇见了德沃夏克.
看来是只与音乐家有缘了.

回来上网查找后才知道高堡的卡夫卡非我们熟知的那位作家卡夫卡,而是一位捷克著名的雕刻家.作家卡夫卡的墓在布拉格的另处.
整理拍摄的相片,竟还拍到了斯美塔那的墓碑.真是与音乐家有缘.
斯美塔那和德沃夏克,捷克古典音乐的两巨头,另外莫扎克与布拉格也很有缘,住过很长一段时间,期间写了并在布拉格首映了歌剧<唐璜>,莫扎特晚年穷苦潦倒时,布拉格人民仍支持着他.

生于布拉格附近的尼拉霍柴维斯,父为乡村小客店主和屠夫。在布拉格管风琴学校学习三年后,1862起在布拉格民族剧院乐队演奏中提琴十一年。为合唱和乐队而写的爱国主义《赞歌》获成功后,专心从事创作,作品受布拉姆斯推举获官方奖学金。曾九次访英国,并旅德、俄指挥自己的作品演出,倍受欢迎。1891年获剑桥大学荣誉音乐博士学位,同年被聘为布拉格大学教授,十年后任院长。1892年—1895年任纽约国家音乐学院院长,创作了他最为流行的旅美时期的几部作品。回国后致力于教学和创作,培养出苏克、诺瓦克等后一代捷克音乐家。
德沃夏克一生的作品很多,体裁也很广,其中最著名的有:《e小调第九交响曲》(自新世界,又译自新大陆)、《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》、《狂欢节序曲》、《F大调弦乐中重奏》和歌剧《水仙女》、《国王与煤工》。

斯美塔那是一啤酒酿制人之子,以腓特烈·斯美塔那受洗。成年后他有意用捷克名Bedřich再受洗。
斯美塔那早年即受到钢琴教育。从1843到1847年他在布拉格当音乐老师,但并没放弃学业,在约瑟夫·博施 (1794–1864)门下学习。斯美塔那和几位朋友组成一个音乐爱国小组,他们以新浪漫音乐–如瓦格纳–为其创作理念的起点。一如瓦格纳,斯美塔那还在1848年参加了1848年革命,同时他在布拉格开办了自己的音乐学校。
1856年他因为政治原因离开了自己的祖国,并到了哥德堡 (瑞典)去指挥当地爱乐乐团。当奥地利的专制制度走到尽头后,他返回了布拉格,并且不知疲倦的投入到捷克音乐的发展中去。1874年斯美塔那病重,并且失聪,这使得他淡出了公众。但失聪并没有让作为作曲家的斯美塔那停下来,他患有严重的耳鸣。临终前不久,精疲力尽的斯美塔那甚至被送到去精神疾病诊所,1884年5月12日他在诊所逝世。
斯美塔那的音乐创作,以捷克民族的光荣历史和斗争事迹,捷克的风土人情,人民的喜好性格、伦理观念、生活理想为特征,以此而成为捷克民族音乐的奠基人。其创作以歌剧和交响乐为主。他的歌剧《被出卖的新嫁娘》,带有浓厚的捷克农村气息和丰富清新的民族色彩而享誉世界,被认为是捷克民族歌剧无可比拟的杰作。其他几部歌剧如《在波希米亚的勃兰登堡人》影响广泛。他的交响组曲《我的祖国》影响更大,尤其是第二首《伏尔塔瓦河》,

{ 0 comments… add one now }

Leave a Comment

Previous post:

Next post: